首页
首页> 赌龙虎下载 > 葡京乐宫_这个连卫生纸都偷的女人,卑鄙下流却暖到我哭 >

葡京乐宫_这个连卫生纸都偷的女人,卑鄙下流却暖到我哭

发布时间 : 2020-01-09 08:16:11 阅读量:2890

葡京乐宫_这个连卫生纸都偷的女人,卑鄙下流却暖到我哭

葡京乐宫,近年来,兴起一个电影新类型,丧喜剧。

台词妙趣横生,故事却相当致郁。

香玉觉得,这是最为贴近当代年轻人生活的一类电影。

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一边哈哈哈,一边想自杀。

今年的奥斯卡提名片单里,就有这样一部丧喜剧,堪称当代社恐年轻人 30 年后的生活预言——

《你能原谅我吗?》

can you ever forgive me?

该片女主梅丽莎·麦卡锡,全球年收入最高的女演员之一。

此前凭此提名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有意思的是,她还凭借《趴体生活》和《欢乐时光谋杀案》,入围了今年的金酸莓奖最差女主角。

是今年唯一一个同时拿到最佳和最差提名的演员。

不过,梅丽莎在《你能原谅我吗?》中的表现,着实可圈可点,入围奥斯卡影后,毫不过分。

作为喜剧演员的她,不再是往日的傻大姐形象,而是一头短发、满脸丧气、扎扎实实的一副刻薄相,对着身边的人抖着尖酸的包袱。

她扮演的李·伊斯雷尔,是一位已经 51 岁的作家,出版过一两本书。

凌晨三点,还在办公室里喝着威士忌加着班,被路过的年轻同事们嘲笑「如果我到她这个年纪还干这种活儿,不如死了算了」。

一向言辞刻薄的她,立刻头也不抬地怼回同事。

没想到,领导就站在她身后。她被当场开除。

丢了工作的她,跑到自己的文学经纪人举行的派对上,试图得到新的发展机会,可惜碰了一鼻子灰。

于是,她在偷了两卷卫生纸和一件大衣后就回家了。

在家是最自在的,尽管她的居住环境很糟糕,总是闹苍蝇,可这里已经是她最好的避难所。

在家,李可以舒服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喜欢的电影,吃着爱吃的零食,身边还有一只陪伴自己很多年的猫。

可是如今,这只猫却生病了。

她欠了宠物医院 84 美元,除非还上一半,否则医生拒绝为这只猫看病。

李翻遍全身,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只有 14 美元。

为了给猫治病,她跑到书店去卖二手书,店员告诉她,这些书只能换两块钱。

哪怕晾明了自己的作家身份,还是被店员不屑。

而之前她的新书上架,就是眼前这位傲慢的店员搬进来的。

处处碰壁、穷困潦倒的李,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可是连家门都还没进就碰上了房东——

房租已经欠了三个月了。

无奈之下,她想起家里还有一封名人亲笔信,稍作犹豫之后决定卖掉它。

这封信卖了 175 美元。

这些钱终于让她好过了一些,甚至在酒吧能请别人喝上一杯威士忌。

后来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时,无意间又发现了一封名人书信,她毫不犹豫地顺走了。

可是这封信由于内容比较平淡,只卖了 75 美元,让她有些失意。

更让她失意的是,竟然有人愿意付 300 万美元给一位在她看来只会废话连篇的男性作家。

这让她怒从中来,直接去找图书经纪人理论,希望能为自己的新书拿到一万元预付款。

而经纪人告诉她,人家能拿到 300 万是因为出名,而你出过书之后便再无动作,还把曾为你搭好的路子全给断了。

也就是说,一路走来,李的人生越来越失败,其实跟她自己脱不开关系。

经纪人当然给过她建议,叫她打扮干净,停止酗酒,礼貌对人,可她的反应是,「你可摇了我吧」。

社恐无疑了。

李不喜欢人,只喜欢猫,总是口无遮拦说出得罪人的话。觉得自己是个 51 岁的中年妇女,叫她打扮体面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简直太难了。

于是,经纪人也就只能告诉她,「目前没人愿意付给你这个大作家稿酬。」

受了刺激的李回到家,想起那封因为内容平淡只卖出 75 美金的书信。

没有人愿意付稿酬给李·伊斯雷尔吗?

不,她有让书信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

于是在名人信件原稿的结尾加上了一句,「p.s.我孙子的鼻子跟我的一样丑,你愿意给他一比整容费吗?」

李的改写立马让这封信值钱起来,店员笑着说,附注让这封信变成了无价之宝。

利用这封信赚来的 300 美元,李把猫送去了医院,交了房租,还买了新的打字机。

她开始疯狂伪造书信,给每封信都加上画龙点睛的内容,最后再加上拓印下来的名人签字,这让她的伪造品可以以假乱真。

这些假信不仅让李摆脱穷困,最重要的,这给了她身为作家的快感。

读者在看过他的信之后哈哈大笑,赞不绝口,每个包袱都能抖响,这让她觉得自己仍是个有价值的作家。

可是好景不长,伪造品还是被发现了,很快她就被捕了。

法庭上,她说并不为伪造信件而感到后悔,相反觉得,这是她的人生巅峰,因为她为这些作品感到骄傲。

庭审过后,李默默流泪,她的律师礼貌性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下意识地躲开了。

她依然对人群过敏。

看到李的人生,香玉陷入了深深的惶恐,她似乎是我们这种恐惧社交、性格带刺、能力有限的普通人的未来。

她孤独且贫穷,可所有的困境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一切孤独都是我的错,可我讨厌人群又有什么错?

其实李也有过朋友。

她曾在酒吧里遇见过一个有过一面之交的朋友,杰克·霍克。

杰克也是一个孤独的人,同性恋,没有朋友,劣迹斑斑,总爱小偷小摸,偶尔还靠卖白粉为生,而且卖的白粉里还掺着泻药。

李和杰克在一起是快乐的。

他们尖酸地吐槽别人,一起喝酒、一起在夜晚的街道上吃长棍面包,还一起报复李在卖书时遇到的那个傲慢的店员。

杰克帮李抄下了店员家的住址,之后他们对着风平浪静的公寓楼给店员打电话说,你家着火啦!

然后笑得前仰后合,一起扬长而去。

他们还一起捉弄文学经纪人。

李先用自己的名字打电话给经纪人,助理说,她不在。

随后马上用另一位作家的名字拨通电话,经纪人热情接线了。而她说了句「你这个势利眼」就马上关掉了电话。

杰克啃着鸡腿,李大口喝着威士忌,两个人把讨厌的人轮番捉弄一遍,然后笑成一片。

即使是孤独的人,即使是讨厌人群的人,拥有朋友也是快乐的。

除了杰克,李的另一个朋友就是她的猫,这是她唯一的生活伙伴;

甚至在庭审中,李说,「她可能是唯一一个真正爱过我的,唯一一个。」

可是这只猫太老了,病了一段时间,虽然接受过治疗,但还是在李离开家的时候死掉了。

她还是离开她了。

这只猫是李的前女友(哦对了,李也是一名同性恋)送给她的。

李把猫咪的遗体送到宠物医院后,就去找了前女友。

她对前任说自己过得并不好。

可是前任说,你自私、爱撒谎、酗酒、敏感,可是给你做思想工作这事儿已经不归我管了,这太累了。

李看着前任离开的背影坐了一会儿,也许那个时候,有句话憋在心里不好意思说出口,「你能原谅我吗?」

其实还有一个人,差点和她成为朋友,就是书店里买她假信的那位友好热情的女店员。

她欣赏李的文字,总盼着她的新书,还说过,如果你的书出版我第一个买。

这位女店员和李相谈甚欢,甚至主动约她去喝酒。

她也喜欢写作,两个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女店员还掏出随身携带的作品让李过目。

可李却一直把伪造的信件卖给她。

其实和女店员在一起的时候,李总是局促不安,也许因为女店员不像李的其他朋友,她没有劣迹斑斑,甚至都不清楚李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她显得…过于开朗,过于正常。

不是一类人,这让李难受。

孤独的人遇上热情洋溢的人,总会觉得难以招架。

可店员的热情友好,却是真真切切的。

离开酒吧后两个人走在路上聊天,女店员提起李卖给她的假信里的一句话「你能原谅我吗?」

这句话让李呆立原地,她似乎是醒了。

「你能原谅我吗?」

这是她在伪造的信件里最常用到的一句话,也许,这也是她最想对这些曾经的朋友们说的一句话吧。

我脾气不好,自暴自弃,毁掉了无数机会,是个让人失望的作家,你能原谅我吗?

我没钱,没有好的房子,就算你生病了我都不能带你及时就医,我不是一个好主人,你能原谅我吗?

我把假信卖给你,可你还信任我,愿意把自己幼稚的文字拿给我看……你能原谅我吗?

其实,最让孤独的社交恐惧者们难以承认的,不是错失良机,不是讨厌的同事和看不起自己的人;

而是自己,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一手造成一切孤独和失败的自己。

在庭审中,李说「我不配成为作家。」

只有躲在别人的名号背后写出的句子,才能获得认可,也许我不配成为作家。

所有的孤独和遗憾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也许我不配拥有朋友。

影片的最后,李路过了女店员的书店,站在橱窗外,与她长久的对视,有点儿尴尬,也有点儿紧张。

但这对视,已经写满了那句「你能原谅我吗?」

李还见了之前闹掰的杰克,准备将他们的故事写成书。

隔阂化解,两人大笑一番,杰克说,「能把我写成 29 岁吗,皮肤超好的那种。」

而李含着眼泪对他说,「谢谢你。」

这部电影除了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还提名了最佳改编剧本。

改编自女主李·伊斯雷尔在片尾提到的这本书的真人真事。

李·伊斯雷尔就是原著作者本人。

2014 年于纽约去世,享年 75 岁。

现实中的李一生都过着独居生活,始终未婚。

本片导演海勒在筹备影片的时候,还常常与她邮件往来,对她的印象是「一个酗酒成性的凶巴巴的老太太」。

看来,李这一生都在按照自己的喜好,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如果孤独是一尾鱼,那么我就细数它身上的鳞片。也许这就是一个孤独患者最接近幸福的状态了吧。

导演接受采访时曾说,讲述这样一个不受人喜欢的女性的生活故事意义非凡,因为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太讨喜的地方。

是呀,也许我们也曾自私讨厌,也曾敏感无助,也许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成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可那又怎样?

即使劣迹斑斑,这世界上也还是有人愿意与我一起把酒言欢,把坏事做尽,然后握住我的手,与我一起摆出一副尖酸嘴脸,看看这温暖人间。

随机推荐